首页 > 企业简介 > 正文信息

2018-8-17中国清障车工厂 最近的“天价”事件频频发生,前不久的“三亚宰客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但是最近小编又发现了一个道路清障“狂叫价”的现象,下面小编就带大家了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主开车在随岳高速快到淮河收费站2公里处,车子正时皮带断了,于是就靠边停在应急车道上,这时事主正准备打保险公司电话救援,一名路政人员开着警车停在事主的车前,简单问明情况后,就在事故车辆后摆了一溜应急反光路墩,以警示后面来车注意(这时事主还是满怀感激的)。


然后这名路政人员给了事主一个电话,说是随县高速公路救援车的电话,于是事主就按他提供的电话号码打过去,问拖车需多少钱,当他们得知事主是本地车后就表示路近好商量。



大约过了三十多分钟,此车来了,在装车之前事主问他们拉到淮河收费站出口需多少钱,他们还一直表示本地车好说,谁知装好后,一个年青小伙子就说一千元,少一分不行(大概是看事主一个人的缘故吧!),这简直就是讹人吗!于是事主要求他们把车卸下来,他们说卸下来也得一千元,不然拖到停车场去,每天收你几百元的停车费,事主也生气了说:“你莫骗我、宰我”,交管的停车场早就禁止收费了。他们见事主这样说,那个年轻的就到一边玩手机去了,还有另一个年长点的也到另一边去了。


僵持了十几分钟,事主问了几次他们都不理的情况下,于是事主把施救车拍了照,就对他们说:“你们如果坚持要一千元,我就投诉你们”,看来事主还是一个有主见的人。见他们没反映,事主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就先走了。就在事主跨出高速栏杆,向淮河收费站走去时,接到一个电话,自称是交警的,告诉事主为什么不磨价,事主反映说他们很坚决要一千,要是外地车还要多些,交警要事主和他们好好协商。


在双方的协商下,出了淮河收费站后收费600元。事主付了钱后问他们,如果是外地车会收多少钱,他们答最低1500元。


上面的事件反应出来的不仅仅是道路救援问题,还有很多的漏洞,这些看似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不解决,影响的不仅是一个小小的随县,而是整个社会。


 

 

手机站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