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简介 > 正文信息


中国清障车工厂 记者电话联系到了与刘先生通话的铁岭高速交警一大队勤务中队长柴进。“当时我接到110指令后立即联系刘先生并了解了情况。”柴进中队长说,当时首先想到的是人的安全。

“节假日我们是24小时执勤,所以了解情况后,当时执勤的交警张敬军辅警于海亮就立刻赶到了现场。”柴进中队长说,尽管交警部门和清障车没有隶属关系,也不归交警部门管理,但群众有了困难,别的帮助不了,说些好话,帮助沟通协商还是应该做的。“有困难找民警,我们不能让他成为一句空话。”柴队长说。

“我要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要向他们致敬!”2月22日一早,沈阳的刘先生就拨通了本报的热线电话,他一定要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因为“这个事情实在是太感人了!”


刘先生今年60岁,老家在黑龙江省大庆市。今年2月17日,老家传来消息,一位亲人离世了。当日晚六点多,刘先生开着汽车从新城子口上了高速公路。


“走出去十多公里,汽车的皮带就断了。”刘先生说,他赶紧将汽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那个地方前不着村后着店,我就给高速救援打了求救电话。”刘先生说,清障车来了之后,要1000元钱拖车费。


“我当时走的特别匆忙,钱没有带多少,而且我60岁了,手机支付我也不会。”刘先生几番和清障车协商,双方在没有协商好价格后,清障车离开了现场。


由于刘先生汽车故障,导致整车没电,无法打开双闪警示后车,坐在车内是非常危险的。“大年初三,走的匆忙我穿的也少。”刘先生说,亲人刚刚离世,心情本有悲痛。站在高速公路边又冷又无助。


“我那会儿的心情可想而知。”无奈之下,刘先生拨打了110,寻求铁岭警方帮助。


“一会,铁岭高速公路一大队民警电话就打了过来。”刘先生说,民警态度非常好,了解刘先生的情况后,民警告诉他,立即派一辆警车前来。


不大功夫,一辆警车就开到了刘先生跟前,让已经瑟瑟发抖的刘先生赶紧上车取暖。“之后,民警又重新联系了清障车。”刘先生说,看着民警当着他的面,诚恳地为他协商时,他这个曾是军人的汉子感动地热泪盈眶。


联系好清障车后,刘先生过意不去,怕自己影响到民警工作,提出自己下车等清障车。“两名民警不同意,说大冷天不能让我就这样待在外面,一个半小时,他们就一直陪着我。”刘先生说,以前觉得有些字眼煽情,可当时他真觉得黑夜中闪烁的警灯就是希望。


刘先生的车被拖下高速已经是凌晨12点多了,整个过程,两名民警一直陪伴在他身边。“铁岭交警真是杠杠地,我以一位老军人的名义向他们致敬。”刘先生动情地说。


22日,刚刚回到沈阳的刘先生查电话记录找到了当时给他打电话的交警,表达了感激之情。“民警在电话中告诉我,只要我平安到家了,他就高兴了。”刘先生说,多朴实的话,让我心里头热乎乎地,可是由于通话时太激动,刘先生忘记询问帮助他的警员姓名,“这太遗憾了!”



 

 

手机站
微信关注